搜索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
2020 08/24 08:40
· 來源 ·
青島日報
· 責編 ·
光影
閱讀量
掃描到手機
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二維碼應用拍下左側二維碼,可以在手機繼續閱讀。

網紅雪糕入駐青島成社交符號 網購運輸化了不要錢

原標題:滑動手指,吃遍天下雪糕

曾幾何時,當你遞給一個孩子一根雪糕的時候,你就遞給了他全世界。無論鐘薛高、馬迭爾、中街1946等網紅雪糕的風頭有多盛,在老青島人的眼中,最難忘的卻還是記憶中的佛桃牌玉兔大雪糕和鼎喜牌螞蟻上樹。如今,一個雪糕所實現的貿易、品牌和人情味的連結,已經遠不止于那一方小小的包裝袋。實現了雪糕自由的成年人,正從童年記憶中,不斷挖掘發現著它在社交媒體時代的新可能。作為最早一批網紅雪糕的締造者,青島企業在新一輪逐浪中何去何從?更讓人充滿了想象和期待。

從娃娃頭大白兔到伊利蒙牛

青島人關于雪糕的若干記憶

在青島人的夏天記憶里,雪糕在某個時間段是標配——批發一堆囤在家中冰箱的冷凍層里。

70年代關于雪糕的記憶,離不開穿街走巷的自行車后座棉被裹緊的木頭箱子,和一聲聲“冰糕冰棍 ”的叫賣聲。幾分錢、一兩毛就能買到一只冰棍或奶油雪糕,但因經濟條件有限,雪糕在上世紀70年代是島城人生活中的奢侈品。“只有在夏天最熱的時候,或者干完活渾身發粘的時候,才偶爾舍得買一只雪糕。”在青島市民高菊的記憶里,上世紀70年代的夏天,吃雪糕并非生活常態。

到了80年代,青島糖果冷食廠引進了3條全自動冷食生產線,佛桃牌冷食逐漸成了青島人夏日消費的主角之一。美猴王佛桃冷食有限公司生產的雙色、夾心、娃娃頭、大白兔被青島人親切地稱為冷食“四大金剛”。在很多青島80后、90后的夏日記憶里,也還依稀記得玉兔大雪糕。

90年代,雀巢、和路雪等品牌進入國內市場,雪糕樣式、品牌多種多樣起來。傳統的糖水冰棍很快退出歷史舞臺。同時,國內奶制品巨頭伊利、蒙牛等也開始布局和爭奪雪糕市場。街邊小賣店冰柜里雪糕的品種和類型越來越琳瑯滿目。夏天,批發消費雪糕一度成了很多青島人的習慣。

青島一家雪糕品牌從1995成立之初,雪糕日產量10000+增加到現在日產量30000+。該公司經理表示,90年代,雪糕市場供不應求。“那時候能做出來多少,就能賣出去多少。”20世紀90年代,大玉兔、螞蟻上樹等本土產品打響青島雪糕市場。“螞蟻上樹”曾在青島家喻戶曉,不同于冰棍、奶塊等,螞蟻上樹憑著奶料夾心,外面掛白色巧克力脆皮,成為當時極具誘惑力的雪糕產品。“螞蟻上樹這款雪糕對當時的技術和設備而言是極其復雜的,能做出來的廠家并不多。”

一批網紅雪糕乘風破浪而來

人在家中坐可吃遍天下雪糕

網購的風行和普及,讓雪糕的銷售從線下拓展到線上,人在家中坐,吃遍天下雪糕成為可能。除傳統大牌和新晉網紅之外,也有青島本土品牌加入雪糕電商行業,爭搶線上市場。

雪糕不僅跨越了地域的限制,也穿梭了春夏秋冬。從事雪糕銷售十年的李月表示,雪糕行業的季節屬性越來越弱,雖然仍有冬、夏之分,但量差遠遠沒有過去那么大。

線上售賣,讓一批網紅雪糕橫空出世,在不可想象的極短時間內,實現了數量可觀的擁躉和粉絲。2018年“雙十一”,成立不到半年的鐘薛高品牌,憑借著一只售價66元的“厄瓜多爾粉鉆”雪糕引爆市場,40分鐘內5萬只產品一售而空。鐘薛高由此成為雪糕界的現象級品牌,也意味著20年前雪糕的生產思路已被時代淘汰。

在互聯網的加持下,雪糕的生產和銷售,忽然間要依靠流量托起來。誰能有創意地打造出不受地域限制且被廣泛認可的網紅雪糕,誰就抓住了雪糕市場的新風口。當然,作為舌尖上的一種,雪糕仍不可能脫離口味的創新。只是,也因為互聯網,雪糕從過去的個體消費轉向集體消費,一只清涼時尚的雪糕成為夏日社交的必備品。

一家以市場調研為主的咨詢公司重新定義雪糕時稱:它不再是冰鎮飲料的代替品,而是能帶來快樂和幸福感的享受型食品。

打開手機淘寶,入駐天貓的雪糕品牌不勝枚舉,從大家耳熟能詳的國際品牌:雀巢、和路雪、樂天、夢龍;國內龍頭品牌:伊利、蒙牛,到近幾年異軍突起的國產品牌:鐘薛高、中街1946、馬迭爾、東北大板,再搭配上各類名不見經傳的小品牌。天貓雪糕冰品類電商可謂亂花漸欲迷人眼。

從線下走到線上,僅需一部手機,吃貨們不出門便能享受到包括跨境的任何品牌雪糕。

冷鏈物流拓展雪糕銷售半徑

-78.5℃干冰可保70小時運輸

雪糕得以實現打破地域限制的銷售和消費,離不開冷鏈物流和保冷技術的發展。曾經,這是想拓展雪糕銷售半徑的生產商們最棘手的問題。而習慣選擇線下買雪糕的顧客,對網購雪糕最大的擔心仍然是“怕化了“。

無疑,從生產端到消費端,解決雪糕的物流環節是線上產業鏈的關鍵一環。

如何解決雪糕的運輸問題,我們可以從中街1946一探究竟。中街1946被譽為國內雪糕冰品類電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2016年,中街1946入駐天貓旗艦店,在接下來的雪糕電商大戰中憑借著獨家冷運技術長盛不衰。據中街1946旗艦店客服描述,該品牌采用4毫米厚的特制無縫泡沫箱,將-78.5°C的干冰與雪糕一起放于完全密封的泡沫盒里,確保產品在低溫狀態下運輸長達70小時。中街創始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首先在出貨前,我們的雪糕最少要保持12小時的急凍;其次在裝貨期間,冷庫需要開雙機,并在冷鏈車上提前2小時預冷,雪糕從冷庫到冷鏈車的時間讀秒完成;同時在整個運輸過程中,工作人員絕對不能打開車門,也不能將雪糕和其他的冷藏品拼車;最后使用干冰泡沫箱運輸,將密封箱內的溫度保持在-78.5℃。”

同樣的冷鏈運輸技術逐漸也運用在鐘薛高等其他網售雪糕產品中。冰品類電商初步攻克了物流難題。在中街、鐘薛高等雪糕品牌的淘寶評論中,“包裝好”“冰袋足”“雪糕未融化”的評價比比皆是。

對于中街、馬迭爾這類品牌化雪糕電商品牌而言,在冷鏈物流運輸建設方面投入大量資金成本是品牌發展過程中的剛需環節。但是,在2016年之前,對其它零售類雪糕店而言,雪糕運輸的成本占據總成本的40%,尤其冷鏈運輸無法涵蓋西北等偏遠地區。只有冷鏈不掉鏈,才能宅家上網買雪糕。實現這一轉變的,正是2014年天貓開始重新整合中國雪糕冷鏈運輸線,天貓用300公斤的保溫箱配備-72℃的干冰,建立一條跨地域、跨季節的雪糕運輸線,也確立了冷品配送的行業標準。

更何況,即使雪糕在運輸過程中出現了因為快遞造成的融化,很多電商品牌也采取了相應的賠付機制。“不要怕化了,化了不要錢”。

把克里姆林宮和棧橋印在盒上

網紅雪糕注重給雪糕添“氣質”

在青島眾多的網紅雪糕店里,有一款雪糕可以用相貌平平來形容,兩塊巧克力色威化夾著一塊正方形奶磚,這樣的外形并不網紅。沃洛格達,這個聽起來既繞口又摸不著頭腦的名字,讓人很難將它和雪糕聯系到一起。

然而這家小小的網紅雪糕店卻有著讓人意想不到的硬核背景。2019年俄羅斯總統普京參觀莫斯科國際航展,請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吃的正是這款冰淇淋。自那以后,普京同款成了沃洛格達的另一個稱號。

網紅雪糕的消費主體是新生代群體,對于他們來說雪糕的價格無足輕重,一款雪糕的調性、品味更讓他們樂在其中。一塊小小的奶磚背后藏著大乾坤:沃洛格達所有的原材料都來自俄羅斯,從俄羅斯到青島跨越了6300余公里的航距。為了讓這款舶來品和青島在地文化結合,老板在雪糕盒的設計上讓克里姆林宮和棧橋交相輝映。

2019年是網紅雪糕的爆發之年,鐘薛高、雙黃蛋雪糕的走紅,讓雪糕成為新的消費風口。在萬象城的網紅雪糕店就有三四家。然而,雪糕的走紅絕不是偶然,吃雪糕不再是一種解暑手段,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網紅雪糕入駐島城,也在改變著島城人的生活態度,很多年輕人拿到雪糕的第一件事不再是吃,而是拿起手機,拍照打卡、發朋友圈。網紅雪糕的出現讓雪糕抽象成一種社交符號,雪糕正從一種私人化消費轉向公共化消費。店員卟卟表示,接下來的第二家分店,將開設堂食店,為大家提供社交空間,讓雪糕店也能成為溝通、慰藉的空間。

當然,網紅雪糕想要長足發展也要在講究健康、原材料上下足功夫。店員卟卟坦言:“雖然借了網紅雪糕的東風,但她們從未以網紅心態對待這款雪糕”。沃爾格林既是雪糕的名字,也是俄羅斯一處天然牧場,是這款雪糕的奶源地。卟卟說,“很多人以為網紅雪糕多是一次性消費,但在我們強調健康飲食的理念下,有不少多次消費的客人。”

記者手記

如果說,20年前雪糕只是幾分錢的飲食配角,現在,仍然是日常飲食配角的雪糕已進化為更大更高級的消費市場。然而,在雪糕如日中天的擴場運動中,很多青島本土老品牌在雪糕市場上難覓蹤跡。說直接一點就是“關門了”。

近年來,網紅化雪糕產品正在改變著雪糕的江湖,雪糕市場是變大了還是變小了,對不同品牌不同企業,答案并不相同。 “找到市場需求和趨勢,才能不讓產品掉隊。”一位冷食界業內人士如此表示。對島城冷食行業而言,賺錢的不應該只是為別人產品作嫁衣的“銷售”環節。是否能夠品牌化和品質化,殺出重圍凝練本土“知名品牌”,是值得島城冷食企業思索的。

但對消費者而言,無論何時,只要想買,市場上和網上從來都不會缺雪糕的。

青島日報/觀海新聞見習記者 張芝萌

[來源:青島日報 編輯:光影]
精彩美圖 更多 >>

分享到

青島話題 更多 >>

深度報道 更多 >>

大家愛看

信網手機版

信網小程序

青島網上辟謠平臺

信法網

Copyright ? 2020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37020202000005號
手機版 | 媒體資源 | 信網傳播力 | 關于信網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大乐透预测最准软件